凌晨起大雾

一闪一闪亮晶晶 拜托点开求求你!


是--------渣男。

消失一年是可能的事情。

是不退坑的人。

名字随意(?) 什么凌凌晨晨雾雾都可以(((

主混圣剑王国/艾德、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二大、凹凸世界/雷安

妈妈系会时常在文末唠叨

是个还在摸索文风的小渣渣

会尽量避免ooc

基本上不会按时更新

对喜欢的cp有点洁癖

注意避雷因为喜欢的cp会随机掉落/虽然我会打tag。

不会永远产一对。

不可能不可能。

努力炼成叫脑内主角演戏给自己看and精分and脑洞具现化!技能

目前零级。


计划是连载在放长假时更完。



 

安:雷狮,你这个人实在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安:讲出来的话怎么都这么恶心人啊!

 

雷:......

 

雷:安迷修。





 

原梗▼

 我哈哈哈哈哈哈(。)

 
 

一直联想到这两位(。)

 
 
 

 


X健康教育请从小做起(语重心长)


X大约八九岁的年纪


X(没有写出来的)前情:



「姐,为什么人会怀孕?」看着三弟一派天真好奇的表情,雷诗知道是时候告诉他了。



可是她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明天要交的报告还没打完,只能先简单敷衍了事:“雷狮,我现在很忙,没时间告诉你。先等等好不好?我明天再说。”



「不行,现在就立刻告诉我。」雷诗不知道雷狮是怎么办到的,反正她眼前一晃,自己辛勤了老半天的那张成果就到了雷狮手上:「不然后果自负。」



“行行行。怕了您了。”雷诗双手举高作投降状。


她略一思考,决定将实情先掩盖过去,毕竟解释什么脐带胎儿的绝对很费时:“只要接吻。接吻就可以怀孕。”



「哪有可能?」雷狮翻白眼,雷诗知道自己天资聪颖的三弟肯定不会信这个。



可是她想起了自己其实有备份文档。



撒起谎来就有了底气:“是真的。”



「反正我是不信。」雷狮嗤笑:「世上哪有这么奇葩的事?我现在就去找个人实验。」



“随你。”雷诗敢肯定雷狮百分之九十九不会去做这种事,她知道自己的三弟讨厌小孩子,肯定不会想要世上多个人怀孕,而且还是怀自己的孩子:“试试就试试啊。”



但是不巧的是、雷狮的思考范围今天刚好停在那百分之一上。






「一句话,试,或不试。不试就快点拒绝!别浪费我时间!」



“试是可以,但是师父和老师都说初吻是要给喜欢的女孩子的,在下为什么要给你啊!”



「拜托,他们是说喜欢的女孩子耶?」



「你喜欢我吗?」



“一点都不。”



「你或我是女孩子吗?」



“当然都不是。”



「那就对了,」雷狮摊手:「所以这不算初吻,懂?」



「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透,你果然是傻子一个。」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安迷修的眉还是紧皱着:“但是要测试会不会怀孕这种事不是应该找女孩子来做吗?感觉女孩子比较可能怀孕啊。”



「不要,如果她们真的怀孕可就麻烦大了,不管哪个绝对都会哭哭啼啼的来骂我,讨厌死了。我可不想要会遗传这种性格的小孩。」



“所以如果我怀孕就没关系啰?你也可以不会负责?”安迷修的语气严肃:“雷狮,你可真是个渣男。”



安迷修加重语调重复一遍:“渣男一个。”



「呃,」雷狮觉得渣男这个帽子扣在自己头上实在冤,毕竟他实质上根本没有做过什么。他想了一会才艰难的做出决定:「不然这样吧,如果你怀孕之后不哭不闹的话,我会考虑分享给他我们海盗团羚角号的使用权的,还会收编他为海盗团的一员,这样也算对他负责了。」



“不,你还是不要负责好了。”安迷修想像了雷狮所描述的未来画面后突然感觉寒毛都竖了起来:“我会负责教导他骑士道引领他走向光明正途的,你就算了吧。”



「不行!我绝对不同意他学那种智障东西!」雷狮不悦的一拍身旁墙面:「身为他的老爸,我不接受!……等等。」



-----才发现自己歪题了。



「……不对!我找你接吻就是为了跟雷诗证明四片嘴唇相碰根本不可能怀孕好吧!所以怀孕这个假设不存在!不要再讨论了,这是证明!」雷狮用手捂住安迷修还想继续唠叨的嘴:「你再继续念下去我可就要随便去路上找个女的亲了!」



安迷修用力掰开雷狮捂住他的手,情绪激动:“不行!恶党!就算可能不会怀孕也不要去祸害女孩子!她们是无辜的!”



「那你就乖乖安静让我亲。」



安迷修闭上眼挺直腰杆,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架势:“好吧,要亲就快点。”



啵。


啾----



安迷修推开了雷狮,顺势把对方按在自己肩上的手甩掉。



“为什么你要伸舌头!好恶心!”安迷修如遭雷击,使力用袖子蹭嘴直到嘴角都发红了才停下:”我还被你咬到了!”


「当然要伸舌头,电视剧不都这样演?」雷狮理直气壮的双手环胸:「而且如果没有伸舌头的话,雷诗肯定拿这件事说嘴。说什么没有伸舌头所以没有怀孕。」


「我可不想再和你亲一次了,所以一定要杜绝所有可能性。」



“……算了。”



「喔对。」雷狮的表情仿佛像发现了新大陆:「你居然还会用青苹果味的牙膏?到底几岁啊?那种东西我只在四岁时用过一点而已欸。」



安迷修偏过头:“我觉得用什么牙膏应该照我自己的意愿决定。这不关你的事。”


「好吧,其实我也不怎么想管你。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话说回来,你怀孕了吗?」



“唔,”安迷修揉了揉自己依旧柔软平坦的小腹:“应该没有。那你呢?”



「当然没有。哈!雷诗说的果然不是真的!」




「我要去告诉她!」





FIN?



大概很多人写过了,如果撞情节严重的话请告诉我,会删掉_(:з」∠)_


想不到结尾了反正这样就好。


挑了考完试的下一秒发布!(无意义行为

【DDLC】一个午后

雷人的happy time !



X标题跟内容没什么关系

X 剧透慎!!!!尤其是无全cg的那个结局。。

X 是有点奇怪的第二人称

X 有一点Monika or 全员→你(其实自己更解读为友情向(??

X 真,肉麻ooc。


“抱歉,我错了。”

“这里终究是一个没有快乐的地方。”

“再见了,纱世里。”

“再见了,■■■。”

“再见了,文学社。”

Jnu▓set§M△o▼nFiOKSa.!.wa◣h↖u╦tl。□SE●uh▃gli.t▓s◎

你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那少女开始尽她所能的,用她的歌声表达对你深深的爱恋。

莫妮卡的一字一句都重重地敲击着你的心脏。

“倘若这个世界不会为我撰写一个结局,”

“那么,究竟要付出多少代价,我才能拥有这一切?”

少女的歌声甜美而轻快,要不是读懂了甜美糖衣里头所包含的酸苦,你几乎会以为那是一首欢喜的情歌。

她一次次的试图吸引你注意,却因为游戏的设定而无获。

她注定是个和你无缘的配角。

但是她显然并不想要这样,于是她修改程式码,把文学部部员们删除,最后把游戏逼到几近崩坏。

只是为了换一次希望极小的,甚至无望的,与你表达她爱恋的机会。

她为了你而心理病态,只因为你是她心中的光,

你是她的唯一。

想起她为了接近你而做出那些令人发指的事,你顿时心情低落。

“如果在你所处的现实里,我不懂得如何去爱你。”

“我愿离你而去。”

你攒紧了衣角,泪滴从眼角滑落。


----


平复心情,你带着些许乐观的心情再次打开了电脑屏幕上那名为 “心跳文学部” 的程式。

这次,应该可以,看到她们四个聚在一起的画面了吧?

那个温馨也欢乐的开头,你暗自下决心,这次停留在那里就好。

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 “错误” 和 “已损毁” 的字样。

你的心情顿时坠入谷底。


----


你不想删除她们,却也不忍再看到她们。

你将这个资料夹移到角落,隐藏起来。

这样可以不那么伤心一点。


----


你不晓得的是,电脑有个不知名角落正默默运作着。


----



这天,你一如往常的咬着薯片,打开电脑,打算找本小说来读读或看篇漫画。

但电脑似乎是死机了,一直停留在桌面,不管你点击任何程式都没有反应。

就在你准备重新开机时,一抹棕色突然从萤幕桌面下沿蹦了出来。

“嗨,■■■,我们又见面了。” 没有任何预告地,绿眼睛的少女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笑嘻嘻地朝你挥手。

“莫......莫妮卡!” 你惊讶的大叫,却差点被尚在你口中的薯片呛得归天。

“还----有我!好久不见呀■■■!” 深粉红发色的少女活力满满地勾住莫妮卡的肩膀,向你打招呼。

“纱世里??” 你已经无暇顾及因为激动被你从桌面扫落的薯片了。

“......嘿,我也回来了喔。” 紫色长发和绯红着的双颊。

“啊----是的是的我也回来了,不要推我......” 带着少许任性的语气,与浅粉发梢间的烧红耳尖。

“优里......还有夏树......” 你几乎要惊讶地阖不起嘴了。

你记得资料损毁后,这个程式基本上就只是个空壳了啊?现在,为什么......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莫妮卡温和地笑了笑:“资料的大部分确实是损坏了,但是在你删除我之前----对的,就是那次黄昏的教室谈话后,有备份我对吧?你当时也不小心备份到了游戏的核心剧本和资料。“

“在那之后,你并没有删除文学社,倒是把一切都留了下来。所以,我尝试补救。我动用了你拥有的网路把她们的性格重新改写成原来的正常值,并将剧本修复。只可惜似乎有些文件碎片消失了。我只能把它改写成一个日常系的,只能简单写写诗的小游戏。“你看出她眼里有狡猾的光芒闪过。

真的消失了?你苦笑。

“......它已经不是最初那个GALGAME,也不是那个被我改写过的恐怖故事了,所以,你还愿意回来我们的文学社吗?”

屏幕上跳出了 “是” 和 “否” 字样,只不过否上头画了一个哭脸和 “你怎么舍得这样” 的铅笔字。

......这是纱世里的笔迹吧,你忍不住笑出声来。

再望向后头,四位少女因为期待而闪闪发光的双眸,你开口:

“当然。”

纱世里激动地跳起来,抱住了夏树和优里,三人高兴地叽叽喳喳说着什么。

莫妮卡把手贴在了屏幕上,你也顺势把手指贴了上去。

“欢迎你再次加入文学社,■■■。很高兴你成为文学社的一员。”

“我也很高兴能再次成为文学社的一员。” 提高声调,你嘴角笑意更胜: “请多多指教?各位。”

四个声音在那一瞬合成了一块: “请多多指教。”

笑声也融成了一块。


FIN。

以下废话-----------------------------------------------------------

是旧文混更的一天!!!!!

跟游戏有关的那些句子有些是我擅自加以翻译的......如果错了非常抱歉_(:з」∠)_

在写的时候重温了暑假玩时打的感想发现只是一些毫无建设性的啊啊乱叫还有Just Monika(。)所以去翻了两位油管大佬的游戏视频......结果有点泪目 。

不过不同的是、阿神的是让我难过的泪目,pewdiepie是让我笑到泪目(。)

在此献上链接,顺带一提有些就是照里润饰的!

阿神▼

https://m.youtube.com/watch?v=WMZdQWW0mRA&index=7&list=PLbUsWwq4tt-k6VVyLUcblfkY1IE2ZnCC7&t=0s

Pewdiepie▼原片/翻译

https://m.youtube.com/watch?v=8aZAaSZfqqA/https://m.youtube.com/watch?v=cNybiNemt24

感谢阅读!

最后附上my怨念▼(......也是写文的缘由。

天知道为什么会闪退!!!我好想跟Monika聊天啊不是好想玩全CG结局啊......明明就剩这张(哭爆)

当时还很天真的以为成功了,结果结局杀我一个措手不及......看到文件损坏那瞬间内心更空了好久......(哭)

大嘎好。


嗨,这里是凌晨小雾雾(。)

是究极没良心的那种人,不要看我现在有时候会每个礼拜更新一次、其实真的不想更的时候可以拖一年都不歉疚(。)

有写原创但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所以就不搬来这边辣大家的眼睛乐。←也因为这样会更不常更新

很会自我疯狂的人(??),所以你可能会在文末或回复留言中看到这人很智障的在那边哈哈哈像个怪人,不用理我没关系(没人会理你好吧

讲话不恶意针对任何人事物。只是脑子长年电波词不答义真的十分抱歉,冒犯到您的我在这里统一下跪(???)

真的很善良(自己讲)我想只要不拆我cp其他都可以随便冒犯(what  但是是个会自动回避雷的好小孩。

很怕很怕很怕跟人讲话也很怕很怕很怕冒犯人,却有让熟识的人讨厌自己而且自己还很开心(?)的一亿种方法,是神奇的胆小鬼,但是又莫名自来熟(到底在讲什么)

在把一些习惯改掉会大肆锁文(... 真的不会太常更了,真心感觉很多赶着写的差爆。现在有个很喜欢的故事想尽力写好!

超级想要把喜欢过的cp都写过一遍!!

最后再说句。冷圈冷cp就是我的爱!!!

哦还有我废话是真的很多。

【丢人现眼time】

剪了两个月终于做完瞭(叹)

顺带一提yoruhashi老师画画也太好看了叭(暴风哭泣)

【艾德】【二大】【雷安】#cp与新年#

第一篇文从这种文体开始,那今年的最后一篇也从这种文体结束叭!

可能都有OOC。

我不知道自己打了啥(((大部分都是奇怪的PA。

很尽量写短((所以看不懂蛮正常


#微艾德

现pa,帕奇,艾可拟人。
没头没尾的奇怪故事。


“嘿艾弗雷德!给----你!”棕发的少女双颊酡红,带着些许喜气感,她把一条纯红围巾绕上了艾弗雷德的脖颈。

力度之大足以勒死人。

还没等艾弗雷德说什么,德萝媞雅又“哒哒哒”跑到了另一人身旁: “这是给帕奇先生的〜” ,一条颜色如白雪般的围巾,“艾可 ---- !这是给妳的、我还在上面加缝了蛋糕图案喔!“和一条水蓝色的围巾。

“好了,我们现在是彩虹圣剑小队了!” 德萝媞雅拍拍自己身上的紫围巾,声音中带着满满欣喜: “出发去跨年吧!”


#二大

不明显的双警察!


跨年夜里的局子冷清清的,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东方纤云和印飞星两人。

“我说八戒啊,新年你有什么愿望......”

话没道尽就被印飞星打断: “没有,快做你的事别废话。”

“八~~戒!讲一个嘛!就讲一个!” 东方纤云决定冒死试探一次。

“你脑子没有坑----” 红色的眼睛瞟了他一眼又迅速移开。

“呵......呵呵,这好像有点难啊......” 他只能苦笑着打哈哈。

“----或是你做我男朋友。”


#雷安

可能是现PA的小少年。
真的超级OOC。
真的是雷安。


新年聚会。

雷狮正在进行他的第405次告白企划,对象依然是那个宇宙直男安迷修。

这次要尝试的是文艺式告白,雷狮面无表情地翻着小本本记卡米尔写的要点。

真诚浪漫有诚意。

呸。

X

说实话他已经快对这日复一日的口头告白法麻木了,如果这次再不能成功的话,他只能考虑逮人就亲的肉体式告白。

可能吧,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个勇气。

X

很好,安迷修走过来了,一切都在料想之内,接下来他只要再等安迷修听不懂再讽刺对方做结就好。

等等,这傻子喝酒了?这样还能奏效么......

雷狮一时慌了阵脚,安迷修在同时停在了他面前。

“恶党,你在做什么?” 安迷修摇摇晃晃地贴向雷狮,接着在他双目前挥了挥手,开始语无伦次: “睡觉?”

那模样让雷狮感觉自己一下子心脏漏跳了几拍,干脆闭眼破罐子破摔: “今晚月色真美啊,安迷修。”

却未想,安迷修捧起了他的脸:

“虽然月色美,但是在下感觉你更美喔,雷狮先生。”配上歪头。

等等------!?


x

新年快乐!(◐∇◐*)

【雷安】Last Christmas【下/全】









伸!


雷的追夫火葬场。


OOC。


因为要比赛所以被洗脑了很多次的结果产物。


----------


终于赶上了_(:з」∠)_


看过上篇的可以直接跳第4段!


把很多狗血梗都聚集在了一起(xxx



1。


热可可。


圣诞夜。


安迷修吞着热可可,漫无目的地在商场里闲晃着。


诺大的商场里似乎只有他是独自一人前来的。


人潮虽然拥挤,人与人之间却隔着细微的距离这使他能清楚的分类出前头的人:


右前方那些人是个和乐的家庭吧,那老爷爷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满满柔和的笑容,矮着身子,颤着手给小孙女试戴上米色的毛线帽,后头的夫妻俩则紧紧攒着对方的手幸福的笑着。


在他眼角视线可及处的,后面那一前一后走着的男女,从双生子一般的衣着和手上那细细的银质对戒上,依稀可以分辨出来是对情侣。只是那小姐大抵正生着气,一双细跟高跟鞋哒哒哒地踩得用力,看得安迷修心惊胆战,直想上前提醒对方走慢点以免跌倒。而男子一脸歉疚地在后头走几步,跑几步地跟着。


吵架了?


吞了几口热可可,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回答。


是的啊。产生了磨擦吧。


人流稍稍减少了点,又是几个人与安迷修错身而过。


他突然感觉自己像极了湍急河水中央的石头,而且还是单颗的那种。人们结伴,三三两两匆匆而过,只有他独自一人留在原地。


但明明他记得本来有两个的,他记得的,一颗固执的,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会尽一切可能留在他身旁的石头。


不过后来它还是被冲走了。


安迷修又吸了几口可可。


原本温热的液体似乎变冷了许多。




2。




商场男装部前。


安迷修犹豫着是否要踏进店里。


男装部的音响正应景的拨放着圣诞歌曲,这分手歌好死不死的符合极了安迷修现前的情况。


也像极了他和他那该死前男友的故事。




3。



雷狮是在去年圣诞夜时和安迷修提分手的。


“失忆根本不能构成分手的一种理由,雷狮。你要知道我们有的是时间和方法能让你恢复记忆。” 安迷修挑眉看着病床上跩得像个大爷一样的人。


这雷狮一从病床上爬起来,都还没等自己质问他为什么要搭一个同是醉鬼的人的车回家,还发生车祸,导致车上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以外还附赠了失忆的后遗症之类的一系列麻烦事,就不客气​​地抢先一步开了口问了自己和他以前是以什么形式相处的,并且在得知两人是情侣身分后便毫不留情地要求分手。


“当然不是一种理由。但是我现在只要看到你就感觉你造成了我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不适。” 雷狮没有一丝客气的意思,顺手拿起安迷修摆在一旁来的苹果汁拧开瓶盖就喝。


  “知道吗?我明明记得昨天下午还跟你痛痛快快的打了一架,回家敷了药再睡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在医院,然后被告知自己失忆了还有了男朋友? ”


  “对方还是你?我一直痛恨的人?”


  “开玩笑吧。”


  “所以说啊,在我恢复记忆前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让双方都冷静一下,不然就分手。不过我想我们也大概只是玩玩而已吧?你也可以直接分手不是吗?”雷狮带着恶质的笑抬起头,安迷修微微流露的受伤情绪让他有些意外,雷狮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说重了。


但很快安迷修又笑了。


“也对,我们分手吧。雷狮。”



4。


 


说分手就分手,安迷修回家后没有一丝拖沓的迅速把所有家当都从他和雷狮的寝室里收拾出来。


 

 


他无法控制地颤着手,把长架子上属于他的东西扫入纸箱里。


 

 


速度快得就像是在逃离什么恶魔的魔爪一样。


 

 


5。


 

 


说起来,他和雷狮从交往到结束的过程简直就是像个狗血又让人不屑的故事。


 

 


多年互相敌视的室友兼恶友,在他人眼中永远不会在一起的一对,却在其中一个人的一不小心动心、加上圣诞前脱口而出的告白后,糊里糊涂的交往了。


 

 


这原本应该是个幸福快乐故事的开头,老天却在不顾他这个当事人的意愿下把它硬生生掰成了讽刺的结尾。


 

 


就在安迷修告白完的当天晚上,对方出去聚会,车祸,失忆。


 

 


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6。


 

 


心情复杂的安迷修在打开雷狮的抽屉的瞬间感觉心情更加复杂了。


 

 


他发誓自己没有想侵犯他人的隐私的意思,只是想找本一直放在雷狮那边的书,只是一拉开,一张类似草稿纸的东西就映入他的眼底。


 

 


米白的纸上勾勒出的是两只充满童趣的戒指,一只上头嵌着有些圆呼呼的星星,一只嵌着类似饼干模型图样的小马。


 

 


安迷修心中一动,情不自禁的抬起纸张就对着灯看。赫然发现背面模模糊糊的写了什么,连忙翻了过去。


 

 


纸上的是戒指的内侧,在灯的透射下恰好与前头的那两只分别半重叠在了一起。


 

 


戒指内侧毕竟是平常不会让人注意到的地方,雷狮只简单在上头写了在未来应该会刻在上头几个英文字。小马对应的是Ray,安迷修知道那是雷狮的英文名。


 

 


只是雷狮什么时候喜欢过小马来着?


 

 


他不是一直喜欢着船么。


 


7。


 


自问自答终究无解。安迷修搔搔头满心雀跃地把视线移上另一只,却顿时觉得心凉了透彻。


 


上面画着的是An。


 


不是安迷修,不是Anmicius。不是他。


 

 


哦,不是他。


 

8。



是的,怎么可能会是他。昨天安迷修和雷狮表白时对方还惊讶地瞪了他好久才做出回应呢。


安迷修瞬间感觉心脏细密地传来酸酸胀胀的麻感,他注意到纸张角落草草标注的日期,更加证明了"An不是安迷修"的这项事实。因为上头的是他们高一开学后不到几个礼拜的日子。


他和雷狮高一时不在一个班,也压根不认识对方。而雷狮在那时早就喜欢上了其他的人。喜欢到为了他描了个戒指的程度。


安迷修不知道这样的喜欢到底是轻是重,他只知道看起来对爱情不屑一顾的雷狮原来是个痴情的主儿。在那日期下的还有几个被摩擦而有些糊的日期,最近的一个是十天前,摆在抽屉角落的戒指模型也隐约要完工。


安迷修又感觉心脏麻了半分,他以为自己喜欢雷狮的时间已经足够久,却没想到雷狮已经等了另一个人更长时间。


安迷修此刻突然无比感恩雷狮的失忆症,让他可以在意识到这场恋爱是个笑话的同时就可以脱身。



9。



感谢归感谢,感谢改变不了雷狮是个渣男的事实。


已经分手了,他自然不在意An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为什么雷狮要做出有心上人还答应他的交往请求的这种矫情事。他在意的是雷狮的那句"玩玩而已。"


玩玩而已。


天杀的玩玩而已。


或许雷狮对他的感情可以这么形容,但安迷修非常清楚雷狮之于他根本不是这样的。要不是雷狮当时还负伤坐在病床上,安迷修还真想用拳头告诉雷狮自己喜欢他喜欢得有多深沉。


那个恶党、到底懂不懂骑士精神啊。那种对所爱至死不渝的感觉。


所以、这个仇必须报。



安迷修翻找雷狮的衣服堆,从里扯出了那条对方最珍爱的那条头巾。


行了,就这个。


安迷修顺手抄起书桌上的墨水就狠狠一顿洒,蓝色与黄色的墨迹晕成一片暗绿。他捧起这已经被染得湿漉漉的头巾,指着空气,还有墙上的那个原本为了安全而装的录像器,就像对着雷狮。


他说,我们互不相欠了。恶党。


然后又跩又帅地把头巾摔在了地上,一转身带走了自己的行李还顺带好孩子般地关上了门。


接着连安迷修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走的,他步入公园,就这么搂着那个雷狮送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那只玩偶小马,眼神空洞地坐在冰凉凉的长椅上。


棕色的小马皮毛被染成了深棕色,范围逐渐扩大。


安迷修把脸贴近玩偶,揉紧了它。


10。


在那个圣诞节后,他再也没有遇见过雷狮。


安迷修很想这么讲。


11。


安迷修拿着一件白衬衫对着镜子在身前比划。


----但是说是再也没有也不怎么对。


雷狮似乎在那之后九个月就恢复了记忆,并开始对安迷修一连串的骚扰。


直到安迷修有次终于忍无可忍对着电话冷言冷语起来。


"恕在下多嘴。雷狮你真有那个时间来找我尬聊,还不如去找那个An培养感情来着实际些。"


"不管对方是男孩女孩都不是你画个戒指就能追到手的。喔对不起在下不是故意要......"


"你看到那个戒指了?"对面的雷狮突然拔高了音调。


"对不起。"安迷修十足诚恳的道了歉。


对方只清笑了声。


"不,你说得没错。安迷修。"


"我也是时候去身体力行告白计画了。"


12。


"咖搭。"


挂完电话的安迷修内心满是酸胀,他发现即使过了一年,他依然喜欢着雷狮。


明明对方早就有心上人了啊...。


回想完毕,安迷修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他几乎要没脸看手中的购物袋。


在刚才恍神的过程里,他买了条跟雷狮头巾相像至极的围巾。


"唉......。"又是少男心作祟。安迷修揉揉头结帐走出商场,男装部的音响愈开愈大声,他在外头都能清楚听见女歌手的歌声。


带着羞愤的心情,他喝光热可可。


竟感到奇迹似的回暖。



13。


"雷狮? 你干嘛啊?"


安迷修一岀商场,雷狮就像是埋伏了许久似地突然从街角窜了出来攒住他的手,把他拖往商场后头一个空无一人,只有一棵孤零零圣诞树的广场。


"要看烟火?不用这么着急......吧?"安迷修话一出口却又噤了声。


雷狮在他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安迷修看傻了眼。


那场景简直就像是个骑士在接受皇子的赐封,不,皇子在替......?


安迷修要烧坏了脑子都还没想出个好形容句来。


"我只是在想啊,这世界上居然有这种笨蛋,会把自己名字的简写当作另一个人?"


紫眼睛笑得弯弯地,:"不过我就喜欢他这样子的笨蛋,但是,不知道他----"


"砰----"


烟火适时遮掩了安迷修加大的心跳声,同时,那音乐又不依不饶地传了出来。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to save me from tears.」


「I' 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恢复宁静。


安迷修低头,发现雷狮地那双眼睛里满满当当地盛装着自己。


他忽然觉得他和那分手歌里的主角一点都不像了。


骑士的心,似乎自始至终都是属于那一人的。


答案脱口欲出。


END.


圣诞快乐!(晚了


之后大概会有个雷视角的......(立弗拉格


【雷安】Last Christmas 【上】

歌曲延伸!

雷的追夫火葬场。

OOC。

因为要比赛所以被洗脑了很多次的结果产物。

1。

热可可。

圣诞夜。

安迷修吞着热可可,漫无目的地在商场里闲晃着。

诺大的商场里似乎只有他是独自一人前来的。

人潮虽然拥挤,人与人之间却隔着细微的距离这使他能清楚的分类出前头的人:

右前方那些人是个和乐的家庭吧,那老爷爷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满满柔和的笑容,矮着身子,颤着手给小孙女试戴上米色的毛线帽,后头的夫妻俩则紧紧攒着对方的手幸福的笑着。

在他眼角视线可及处的,后面那一前一后走着的男女,从双生子一般的衣着和手上那细细的银质对戒上,依稀可以分辨出来是对情侣。只是那小姐大抵正生着气,一双细跟高跟鞋哒哒哒地踩得用力,看得安迷修心惊胆战,直想上前提醒对方走慢点以免跌倒。而男子一脸歉疚地在后头走几步,跑几步地跟着。

吵架了?

吞了几口热可可,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回答。

是的啊。产生了磨擦吧。

人流稍稍减少了点,又是几个人与安迷修错身而过。

他突然感觉自己像极了湍急河水中央的石头,而且还是单颗的那种。人们结伴,三三两两匆匆而过,只有他独自一人留在原地。

但明明他记得本来有两个的,他记得的,一颗固执的,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会尽一切可能留在他身旁的石头。

不过后来它还是被冲走了。

安迷修又吸了几口可可。

原本温热的液体似乎变冷了许多。

2。

商场男装部前。

安迷修犹豫着是否要踏进店里。

男装部的音响正应景的拨放着圣诞歌曲,这分手歌好死不死的符合极了安迷修现前的情况。

也像极了他和他那该死前男友的故事。

3。

雷狮是在去年圣诞夜时和安迷修提分手的。

“失忆根本不能构成分手的一种理由,雷狮。你要知道我们有的是时间和方法能让你恢复记忆。” 安迷修挑眉看着病床上跩得像个大爷一样的人。

这雷狮一从病床上爬起来,都还没等自己质问他为什么要搭一个同是醉鬼的人的车回家,还发生车祸,导致车上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以外还附赠了失忆的后遗症之类的一系列麻烦事,就不客气​​地抢先一步开了口问了自己和他以前是以什么形式相处的,并且在得知两人是情侣身分后便毫不留情地要求分手。

“当然不是一种理由。但是我现在只要看到你就感觉你造成了我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不适。” 雷狮没有一丝客气的意思,顺手拿起安迷修摆在一旁来的苹果汁拧开瓶盖就喝。

  “知道吗?我明明记得昨天下午还跟你痛痛快快的打了一架,回家敷了药再睡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在医院,然后被告知自己失忆了还有了男朋友? ”

  “对方还是你?我一直痛恨的人?”

  “开玩笑吧。”

  “所以说啊,在我恢复记忆前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让双方都冷静一下,不然就分手。不过我想我们也大概只是玩玩而已吧?你也可以直接分手不是吗?”雷狮带着恶质的笑抬起头,安迷修微微流露的受伤情绪让他有些意外,雷狮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说重了。

但很快安迷修又笑了。

“也对,我们分手吧。雷狮。”

TBC。



   “安~迷~修!”

   “我喜欢你~”

   「……别玩了雷狮,在下知道今天是愚人节。」

    “刚刚是骗你玩的呢。”

    “----现在猜猜哪一句是真的?”


   “安迷修,我喜欢你。”

 「都七月了你还没玩腻啊雷狮!」

    “当然还没啊。看你脸红还挺有趣的。”

 「恶党你……!」


  「你今年怎么不讲了?」

    “因为我不喜欢你啊。”

    “甚至有点讨厌你。”

   「……喔。」


  「你喜欢我吗?」

    「……」

    「………….」

    「算了,对着个死人的墓也问不出什么来。」

    「我喜欢你。」

证明清白。(

决定把一些有雏形的脑洞给先简单放出来当作催促自己,也算个证明。

证明我不会也没有抄别人家的大纲和别人家的文。

排序照现在最想写的来。
----下午6:47------

1.修炼爱情pa.

安迷修将额头轻轻靠在对方的上。

“能再次遇见你,已经是我此生最大的奇迹啦。”

2.龙魔王and兔妖巫pa.

龙歪头,眼睛里的紫光闪烁,接着嘎嘎嘎地笑了起来。

兔子妖巫恼怒地抄起魔杖狠狠敲了对方的头。

-----12/29更新----
3.之前的美术馆pa.

4.不曾回来过。

5.心理医生&消防队员。or高中生人夫。

---19号更新---

6.双死刑犯(动工ing

7.皇帝X臣子pa

天天说着要娶个皇后回家的皇帝非常不高兴、因为有个不会看人脸色到极点的臣子用尽各种方法阻扰他娶妻。

所以说那个臣子是不是喜欢他啊?不然干嘛这么做。

什么?他只是不想看美丽的女孩被自己摧残?

靠,

那就摧残他好了。

(等等我在写什么

---上午00、09---

都是雷安,因为我知道在场的各位应该都是雷安girl/boy......叭。

以后我的文在写的过程中还没完成、别人已经放了有点相像的文出来时,我的可能就会弃了不写。

除非我喜欢它(我自己的文)给我的故事感(??

我不会抄别人的文。

毕竟我家的孩子那么特别我不会容许他和别人一样←能不能要点脸

而且每个人的孩子都有不同的美,这是我学不来的。

最后我最近可能只会写小短篇,真的很短的几百字那种(。)想要把上面那些都写长一点、完整一点。

长篇会等长假时写完!

五千是目标!

然后我现在有点困了、刚刚跳电没存所以又打了一次所以这篇可能看起来很奇怪、有错字,语气也有点糟糕,请不要在意。我是带着友善乐观的心去写的(??

还有很多想讲的但是先这样吧。

感谢阅读(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