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起大雾

一闪一闪亮晶晶 拜托点开求求你

这里名字随意(?) 什么凌凌晨晨雾雾都可以(((

主混圣剑王国/艾德、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二大、凹凸世界/雷安

妈妈系会时常唠叨

是个还在摸索文风的小渣渣但是会尽量避免ooc

基本上不会按时更新

对喜欢的cp有点洁癖

注意避雷因为喜欢的cp会随机掉落/虽然我会打tag?

因为是先想好剧本才套cp进去的,所以不可能固定写一对(╯3╰)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回音

基于上次一不小心就差点在可爱的小妹妹面前哭得像个包子的惨痛经历,安迷修终于下定决心要把雷狮这个死人彻底清出自己的生活圈与脑袋中的记忆体。

总要为未来可能会到来的人留下个空嘛。

安迷修满怀希望的想着,虽然他直到现在的晚上还是会梦到那个人弯着紫红色的眸子笑着对他挥手的模样。

要忘掉似乎还有点难。

X

既然决定把这个人清除,首先就是要把所有会引起念想的东西都清得干干净净。

雷狮剩下来的衣物几乎都被安迷修捐了大半,只剩下那件贼骚气的黑色紧身背心和大码童衣;书本那类东西早已在他们毕业时被雷狮本人丢到不知哪座垃圾场去了、而雷狮存下来的垃圾食物,早早就被安迷修丢进了厨余桶......。

这样算下来也真的没剩什么东西。

至于照片嘛......安迷修想了想,叹口气,拍拍手,终究没有丢进垃圾桶。

毕竟那么帅的脸如果与那些卫生纸、泡面盖、塑胶瓶一类的东西贴在了一起,怎么想怎么暴殄天物啊。

安迷修努力为自己私自留下几十张雷狮照片的行为找出借口。

X

盛大的清除工程进行了几天,有关雷狮的东西几乎都被安迷修锁进了家里的柜子里。

现在的安迷修正在烘培用具的商店里逛着,准备买些新模具替代掉原本星星形的那几个,当作对这些天来努力整理雷狮东西的自己的犒赏。

X

很不幸的是,他的手依然忍不住往星星那区探去----啊,五角星不能买,那他拿六角星或四角的总行了吧?

唔,旁边那区居然有船型和小马型的!

安迷修一下子就兴奋了,忍不住又刷刷地抓了好几个。但不过一会又失落地垂下了手。

他到底......在做什么啊。

明明要忘掉的啊?

却一直在做让自己记得更深的事情。

X

“呦,这几个都看着不错,干嘛放下啊。都买了吧?”

一只带着白色半指手套的手忽地侵入安迷修的视线,拿走了他原本抓在手中的模具。

“喂?等等??”

安迷修一时没反应过来,怔怔回过头,视线撞进了对方紫红色的双眸里。

“傻子骑士,你雷大爷复活回来喽。”

弯起紫眸,返航的蓝发海盗把棕发的面包师揽入怀里。



X
现在脑子有点糊所以文句怪怪的敬请见谅((
X
以后大概会再补一些后续,也可能不会((

最近街上新开了一间面包坊,师傅安迷修是个非常厉害的糕点师,做出来的面包无一不又软又香又好吃。每次面包出炉时的香味总是会让整条街上的人都忍不住想扑进他的店里对着他的面包啃上一啃。

安哥的面包坊有一大堆个人特色,撇开那包装袋上多到让人怀疑人生的棕色小马不提,安哥做的点心总有下列的几项特征:

每五个就有十个上面画了五角星的餅乾,不管什么种类都坚持要塞入蓝莓馅的蛋糕,或是一定要烤串点缀的咸面包......。

有一次我就好奇了:“安哥,为什么你做的面包坚持要加那些星星蓝莓之类的东西啊?有什么特殊原因么?”

他只是扬起嘴角笑着,揉了揉我的头:“这些啊,是为了要让我时时刻刻想起一个人哦。一个我最讨厌的人。”

“啊?你既然讨厌他,那为什么要做这些东西啊?”我是真的很困惑了,普通人看到讨厌的人应该会避之而不及呀,为什么安哥要时时刻刻想起他啊?真是奇怪。

“因为他也是我最喜欢的人呀。”安哥说这话时表情突然变得非常非常严肃而认真,他看向窗外。

唔,又是最讨厌的人又是最喜欢的人,安哥怕不是做面包做傻了吧,我只好换个话题。

“哦。那你为什么讨厌他呀?”

“他抛下了我。”安哥忽地把头转了回来,绿色的眼睛雾蒙蒙地,我几乎看不清他的瞳孔。

他接着又抬头双手在眼睛旁搧了搧,声音轻快:“啊,今天的天气好热啊。小妹妹妳快点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妈妈会担心的噢。”

虽然感觉这两句话没什么联系,但是时间的确不早了。我走出店门,向捂着脸的安哥挥了挥手:“再见安哥,我把钱放柜子上了。你的蛋糕很好吃,谢谢。”

他转身背对着我,声音闷闷地:“不用客气,再见。”

我走在回家路上,看着身上厚厚的大衣和针织围巾心里起了疑惑。

真的很热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刚才安哥拼命捂着脸,水滴还是一直从指缝间滑落的画面。

唔,应该是真的很热吧,都流了那么多汗呢。

我下了定论。

画里雷X画里安

小屁孩雷X小屁孩安()

每栋建筑物在午夜时刻总是会显得特别阴森恐怖。

尤其是美术馆这种白天诡异晚上更诡异的地方,走在走廊上时指不定哪幅画或哪座雕像就会跟你道声晚安说声嗨。

而在今夜,我们的雷王星三皇子和隔壁国的安迷修小王子举办了一场专属于两人的捉迷藏大会。(其实是没人想陪他们玩)

金属雕花纹的红坛木墙板上正隐隐骚动着的是----

看来又是个不眠夜呢。

XXXXX

雷狮烦躁地搔乱了自己散着深蓝幽光的发丝,他顺手将那固在头顶的金质头冠卸了下来丢在一旁的红地毯上,系上了他看着顺眼的星星头巾。

这个傻子骑士怎么找自己找了那么久?明明自己就躲在离对方闭眼倒数处一条走廊外的转角不远的地方而已。

而且他还把对方送自己的钥匙扣丢在了那个墙角吸引注意力----纯银做的小海盗船,在银白色的月光映照下闪闪发光着,特别显眼。

没道理安迷修不会发现。除非他脑子里真的都装面包。

。雷狮看着身旁的石膏像的倒映出的狭长黑色影子愈发地妖异张狂,忍不住皱了皱眉刚才才看过的恐怖电影画面一幅幅在他慢速播放起来:

宁静的夜里,忽地传来砰一声巨响,一个石膏像的半颗头从展示桌上掉了下来,切面整齐得不像样。

女配角闭着眼战战兢兢地从原本瑟缩着的姿势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双腿不停颤抖。

她鼓起勇气睁大眼睛往声源一看,只看到那雪白的头顶正安稳地定在地板上。

“呼,原来也没什么嘛。只是个断裂的石膏像而已。”她虚虚地擦拭掉额头的冷汗。

原本转身欲走,她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回过身:”呀,把它安回去好了不然被以为是自己做的话免不了要赔一大笔钱的。”

她抱起石膏像头顶。

接着就看到了石膏像的眼睛缓缓眨了下。

“哇啊!这!这是什么东西啊!”她反射性地要将石膏像扔一旁,理智却控制了她的手。

“不行,不行,要......要赔钱的,要赔钱的......”她声音连带着整身都哆嗦得厉害。

TBC。

等...等我回来就更完。

太久没更新过意不去还是更了个类似预告的东西。

希望大家看到不要揍我。

雷安 雷狮被他喜欢的妹子发卡啦

3。


放学后那位金发女老师找上了安迷修,说是需要排演 “寻找真爱” 的剧情。

他二话不说立即跟了过去。


安迷修经过一下午的思想挣扎,终究是放弃装病和转学这两个希望渺茫,自己也不甚愿意的方法,心理上真正妥协了女主角这个角色。现在的他正一边咬着面包走在黑暗又狭长的廊道里,一边带着有点生无可恋的情绪听着女老师讲解剧情的大纲。

“这次的剧情主要是那个校园传说加上童话故事改编而成的,” 女老师笑着眯了眯蓝眸:“不过关于主角的性别上有一些更动,这次讲的是两位公主的故事...... “


很久很久以前,在凹凸王国有一位可爱的,拥有着棕发绿眸的公主,她名叫安迷修。

温和善良的公主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好朋友,一个叫金,是位热情活泼的王子;一个叫雷狮,是位娇蛮无理的公主。三人的性格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但是却意外地非常合的来。

    他们的日常经常在雷狮的恶作剧当中度过:雷狮糊弄金养的矢量----一只有着奇特血统的紫眼大型金毛犬,牵着它一起去各种脏兮兮的地方混迹,有时是路边的泥巴里,有时是街边的水洼,也有可能会去市场的鱼摊。

    常常搞得矢量早上时明明才一身的鲜黄亮丽,不到午饭时整身的皮毛早已变得黑亮得有如被黑漆泼满全身。

    为此还常常挨骂,但雷狮依旧乐此不疲。

    雷狮还时常会借安迷修的小马玩偶玩,但他通常只是简单摆弄个几分钟就开始作乱:在上面玩井字游戏,用彩色染剂把原本棕色的小马染成各种色彩缤纷的样子,接着把它摆到宫中的各种地方:大树上,草丛里,或者是藏书室里沾满灰尘的书籍中......。

    有次还摆到了蜂窝旁,让好脾气的安迷修终于忍不住动了手,差点没把雷狮揍死。


    “雷狮!”安迷修的声音隐隐带着愤怒:“!妳为什么要把我的宝莉丢在蜂窝旁啊?很难捡的!”棕发的小公主着急地在挂着蜂窝的树下转了又转,接着跳着伸手尝试触碰,却因为沉重的裙摆拖累,硬是只接近了短短的几公分,倒是惹得雷狮看着她的滑稽背影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

       “难捡就别捡啦。”雷狮的紫色大眼里盛着满满的无所谓:“妳平常不是有好几十只的吗?换一只对妳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她摊手状做要转身离开的姿势,却因为安迷修难得低落的语气回过了身。

    “这只不一样,”安迷修摇了摇头:“她是我七岁时母后送我的生日礼物,很珍贵的,我到现在还天天抱着她睡觉呢。”说着空搂着自己:“只要没有她在我都会害怕的。”

    雷狮忍住想吐槽「过了这么久这只马没有臭掉肯定是被偷偷拿去清洗过,亏妳还大言不惭地说天天抱着,明明根本认不出来吧」的念头,转而换了个语气调戏般的开了口:“既然妳没有她陪着睡觉会害怕,那换我陪妳睡当作赔礼总可以了吧?反正都是睡嘛。”

    接着她满意地看见了安迷修瞬间涨红的脸:“......妳妳妳!陪睡什么的,怎么可以从堂堂雷王国的公主嘴里说出来,这样成何体统啊?”

    “管它什么体统,无聊死了。”雷狮抓了抓耳朵,接着打了个哈欠:“算啦,我去找人来帮忙啊。”

   却没预料到安迷修抓住了她的裙摆,棕色的脑袋垂得低低的:“不行,母后......会发现,她会难过。”

   雷狮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安迷修话里的意思:有些仆从总是会把宫中有关安迷修发生的大小事告诉皇后,现在安迷修为了宝莉和蜂窝而召他们来的事情难免会被提出来。

    知道了送给女儿的礼物成了这副样子,雷狮抬眼看着树枝上那五彩斑斓的玩偶,皇后她肯定会伤心的吧。

   “啊,算了吧。我再试试。”安迷修叹气继续伸手,却又被吓得缩了缩。

    虽说树不高,但是蜜蜂凶得很,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让安迷修愣是不敢再怎么碰了。

    “安迷修,你怕不是个傻子吧。”雷狮的语气里盈满笑意:“好啦,整妳也整够了,我拿下来啦。”说着翻身一跃把玩偶扯了下来:“玩偶我放的,当然知道怎么拿。刚才要叫仆人也只是个想把妳丢在这里的幌子而已,怎么,妳真信了?”

   安稳落地,雷狮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啊,对了,关于帮妳拿下来这部分,妳总要给我个谢礼吧。”

    “那就换妳陪我睡吧?如何?”


TBC。


【雷安】雷狮他被喜欢的妹子发卡啦

以为对方是妹子雷X以为对方是LES安

X标题欺骗向

X性转出没注意

X私设爆炸多

X还混合奇怪的设定,例如他们曾经是青梅竹马......(?)

X我爱他们每一个人

Xooc

00

    凹凸高中开学第一天。

    熬过漫长的开学仪式,安迷修焦躁的起了身,再让他坐下去几乎就会让他把手中的牛皮纸签和思考能力一并揉烂了。

    他揉了揉眼,再次颤抖着展开纸签,确认上头是否还嵌着一个笑容温暖和蔼如恶魔的表情符号,和几句残酷到几乎不像邀请的邀请语:

    致新生:

恭喜抽中参加本校话剧 “寻找真爱” 的演出机会!
诚挚邀请您的参加与演出。
凹凸高中静候您的佳音。

您的演出角色:女主角。

PS。如果您以没有建设性的理由要求退出,本校将会给予退学处分。

    凹凸高中柒校长敬启

    啊,安迷修绝望地想着,

    还在啊。

1。

    凹凸高中开学第一天。

    四个海盗在校园某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聚餐,分食着被列为学校禁物的餐点与零食。

    佩利首先起了头:“哎我说帕洛斯,你解释下刚才台上那些老头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他抽出口袋里几乎要支离破碎的纯白纸签:“什么寻找真爱的烂剧?无聊死了。“

    帕洛斯拿起那张支离破碎的签翻了翻:“就算解释了以你的智商应该也不懂。反正啊,”他勾起了狡猾的笑容,丢出了一堆白色碎纸片:“你只要懂我们都不用演那种烂剧就行了“。

    “大哥,那您呢?抽到了什么签?”卡米尔仔细的折起吃完的蛋糕盒,少见地发话了,他推出一张白纸签到雷狮面前:“跟我们一样的无角色吗?”

    雷狮本来坐在一旁在毫无形象地吸着速食面条吃,一边兴致勃勃地表演单手钢琴块通关。听到卡米尔叫了他便顺手放下手机,摸出衣袋里那张已经被压得不成纸样的牛皮纸。

    结果听到了帕洛斯噗地一声喷笑出来,还有卡米尔轻微颤抖的声音:“大哥,您看过里面的内容了吗?是什么样的角色?”

    雷狮挑眉,他倒是没看过。刚才的典礼上冷气很足,让他睡得很熟,基本上没醒来几次。

    “等等啊。”他动作迅速地拆开黏着纸片的纸胶带,接着简单扫了眼内容:“男主角?什么玩意?骗人的吧,等会帮我拿去丢了。”

    他看见卡米尔脸色变得苍白,有点欲言又止:“大哥,下边那一行......”

    雷狮照着扫了眼,接着念了出来:“......本校将会给予退学处分......”

    再接着把牛皮纸摔在了地板上。

2。

    “凹凸高中曾经有一个被学生们津津乐道,很美很浪漫的传说......”

    “停停停,” 安迷修扬起了个带着歉意的笑:“丹尼尔老师,在下知道您想讲什么。不就是那个当年的剧中的男女主演在现实相爱,却因为家庭因素不能在一起的狗血故事吗? “他接着比比自己全身上下和纸签上刺眼的女主角三个大字:”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一个男孩子要......”

    办公室顿时笑声四起,安迷修看到丹尼尔眼里都有了眼泪,笑出的那种: “这故事真是越改越夸张了啊。”

    旁边一个金发女老师笑着接了话: “告诉你啊同学,这故事原本不是这剧情,角色也不是这样配置的。”她笑着卖了个关子:” 当时相爱的那对啊,是男一和男二哦,他们在那时候引起了好大的风波呢“。

    “然后呢?他们怎么了?” 安迷修捧场的回话,不过其实他也挺好奇的。

    “那时候啊,他们一个转换性别,一个没换。男的是男一,女的转成了男二。明明连对方的真实性别和面貌都不知道,却硬是喜欢上了,还在学校的天台公开互相告了白呢。“女老师言简意赅。

    “那次的告白我正好在现场围观。” 一个男老师脱下原本带着的蓝色耳机应和着,眼睛里还闪着泪光,映得红色的眼瞳似乎更红了:“一起倒数三二一后按下转回环。转完后两个都哭惨了,抱着对方的力度那叫一个狠呢。 “他砸了砸嘴:” 真他妈够浪漫的。”

    女老师也像是想起了什么:“对啊,据说他俩的朋友都还分别问过他们如果转换后发现对方的性别不是自己的性取向,或者颜值比较低落呢?”

    “结果两个都回答了那什么「我爱的不是他的性别,他的容貌,而是他的灵魂。」虽然肉麻,但最后也真的互相扶持,结婚生子到现在,可以说是非常真爱了。“

    听完大串故事,安迷修只抓到了一个要点: “转回环?那是什么?”

    丹尼尔轻咳了声把话题拉回正轨: “关于这个东西,我想用全级第五的成绩考上本高中,志愿攻读影像处理科的安迷修同学,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他推了下鼻梁上的黑框平光眼镜,一脸严肃: “凹凸研究所最有名气的GR6.5D投影法。”

    “GR6.5D?” 这次换安迷修震惊了: “你们居然把这个可以号称是凹凸最大的商业机密的技术交给学生使用?不怕被盗走吗?”

    GR6.5D是个堪称神级的技术,怎么个神级法呢?简单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它能使老人变成小孩,男人变成女人,高个变矮子,瘦子变胖子。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发明者性格嚣张至极,看你顺眼才把技术交人。只要是他看不顺眼的,不管那人出多高的价钱,半个演算法都不会舍得给。而到现在被他看顺眼的不超过二十人,导致以这个技术加工而成的商品转回环都上市好几年了,基本名称和性能还是谜雾一团。

    而且有小道消息指出,制造它的人的是一个年仅九岁的天才儿童。这也使他和GR6.5D的传闻越来越多,愈传愈烈。

    但是现在,凹凸高中居然拥有一大批GR6.5D的使用权?

    这高中的背后到底有多大的靠山啊?

    安迷修打了个冷颤。

    “当然会怕被盗走啦,毕竟这个技术如果用在不好的用途上,百分百是犯罪的利器。所以才说如果没有以有建设性的理由退出的话,直接退学处理。”丹尼尔说着压低了声音。“如果像你一样知道的多了,说不定还会用些「不普通」的手段来让你忘掉有关记忆。你知道的,例如洗脑术... ..”

    “行行行。”安迷修一听就怂了,他摇摇手:“这个女主角我当,我当就行了吧。谢谢老师的解说,在下要回去上课了。”

    丹尼尔挥了挥手:“期望你也能在戏里找到真爱。”

    安迷修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咔咑一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只留下了一句话:“谢谢老师您的祝福啊。”

    出了办公室,安迷修看了眼手表,赫然发现自己居然和老师们谈了二十多分钟的话,午休时间已经接近结束。

    他懊恼地搔了搔头,在脑子猜想着自己大概只能去买个面包简单果腹,分神间一不小心就撞到了楼道里的人。

    “非常抱歉,”安迷修立刻停下来开了口,语气是十成十的诚恳:“我应该没有弄伤你吧?”

     “滚开,你挡住老子的路了。”对方抬起头,安迷修看到对方的美丽的紫眼睛和语气里无一例外地盛装着满满的厌恶,本来安迷修应当往旁边让开,但当他看到那双眼睛时,脚底就好似生了根地杵在那。

     那人看着安迷修也愣了一下,却比安迷修好得多,只停了短短三秒。他随即瞪了他一眼,将安迷修往自己的左侧一推,继续走向通往上面楼层的楼梯。

   安迷修愣愣看了一连串他无礼至极的行为,一时气不过,几乎是反射动作的回过身来抓住对方垂得快接近地板的头巾,等对方转身来看着他时只是激动地挤出了一句:“你......!恶党!”

    而雷狮只是眯起紫眼轻蔑的笑着回击:“哦?那你呢?鶸。”

tbc.

xxxxx

安迷修:“恶党!”

雷狮:“老婆!”

xxxxx

用了两千七百多字,才换来他们的一次擦肩而过。

唠叨型文手日常(笑哭)

对自己说可以放飞自我了,九月多的梗终于产出来啦。(望天)

最后,设定了一个和故事中相符合的时间点发送,希望能成功!(◐∇◐*)

人鱼就算有腿也可以说话【圣剑王国】【艾德】_11

她记得那是在发生在她大概七,八岁时候的事。

那时她原本正开开心心地跟着徘徊在她身边的鱼儿们嬉戏,谈天,突然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拉往一个阴暗无人的角落。

她本来扑腾着想要挣脱那只大手,但是一个低沉得令她安心的声音传她的头顶传来了。

“别叫,是我。”青年放开了她。

“安斯艾尔?怎么是你?你探险回来啦?”德萝媞雅弯起嘴角跟他打了个招呼。

安斯艾尔是她的邻居,在皇家探险队任职探险队前驱使,长年前往世界各地的海洋区冒险。他聪明勇敢,是一位一直被她当做哥哥敬佩的大人。

那个被她称作安斯艾尔的人只是象征性地揉了揉她的头当作招呼,没有回答她的问句:“乖,妳快点回家这里不是妳该待的地方,快跟着你的父母回家吧。“

xxxxx

当当当!(自己加bgm

原创人物出现辣(◐∇◐*)

人鱼就算有腿也可以说话【圣剑王国】【艾德】_10

糟糕,该怎么办?

德萝媞雅自从出生以来就没有遇过这种情况。

。急救方法她是有学过的但是只限于人鱼和海里几种生物才适用,至于关于人类的急救办法,她一时之间居然找不到任何相关的处理方式。

不光是因为她几乎没有接触过这种生物,更是因为人鱼这个种族,几乎可以说是憎恶着人类们的。她记得村落里的人鱼长老们曾经不止一次跟她灌输过“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类的思想了。

所以现在如果将这个男孩子带回去请人解救他,情况会变得怎样呢?肯定是不堪设想的吧。

她知道那些人对待敌视之物的手段,轻一点的话可能只会叫她把她丢回岸上让他自生自灭,重一点的话......

德萝媞雅忍住不去回想,但那些场景还是一幕幕不管她的意愿地在她脑袋里回放。

xxxxx

剧情突然往奇怪的方向进展。

此处应有bgm( • ̀ω•́  )

人鱼就算有腿也可以说话【圣剑王国】【艾德】_9

德萝媞雅用自己的鱼尾扫了扫眼前少年的脸颊,再伸手捏了捏少年颊边的软肉,有些惊奇地发现他的肤色几乎和她的手掌一样----苍白得可怕。

人鱼长期居住在黑暗,长年不见阳光的的深海层,缺乏阳光的洗礼,拥有这样的肤色是非常正常甚至是健康的,

但是,人类呢?她忍不住好奇起来。

加重蹂躏着对方脸颊的手,更进一步发现他身体的温度几近她曾经去过的,那个叫做霜冻海的地方,无比的冰冷。

这情况让她突然想起父母曾经教过她的关于人类的一个词----

失温。

啊,对了,没错。

那失温之后会有怎么样呢?

她努力戳着自己的额头试图回忆起来,因为失温后似乎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而脑袋也不负所望,让她不一会儿就想起来了。

死亡。

这个少年,有可能会失去生命。

xxxxx

突然想任性一下。

把存稿全部放出来(◐∇◐*)

【艾德】关于生日

1。

天还黑着,夜还未过半。

德萝媞雅乘着这没有人会注意的时刻,从小木板床上跳了起来,接着轻巧落地,朝客厅偷偷摸摸的走去。

她没有碰出一丝声音,就像一只灵活的猫一样。

大概是跟“近朱者赤”一样的原理吧,

动作灵活度愈来愈像那只红猫,啊不,那个红发男孩了,她为此洋洋得意,因为连半个人都没被她吵醒。

却不知那灵活的另一只猫,正躲在另一间房中轻声笑着。

2。

把手上的彩字半拉着,再沾沾为了方便涂在手腕上的糨糊,最后重压在木墙上----

嗯,很好。

德萝媞雅擦了擦脸颊,看着上边的“艾弗雷德生日快乐!”八个大字加上一个惊叹号的整齐模样,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啊,“德”歪了!

时间接近清晨,阳光透过窗户映出亮光。

3。

挤上奶油,点缀草莓。

好啦!

看着卖相极佳的蛋糕,德萝媞雅又忍不住洋洋得意起来。

应该还算不错吧,希望艾弗雷德能够喜欢。

她看着窗外渐渐刺眼的白光,揉了揉眼,再看了下时间。

七点四十?

唔,还早,艾弗雷德应该不会那么早起床才对。

她想,那就小瞇一会吧。

强烈的阳光晒了进来,少女沉沉睡去。

4.

知道她要给自己惊喜,艾弗雷德最终还是狠下心来不帮棕发的少女盖上被子,改成为她做点小事。

收收地板上的小碎纸啦、洗洗烤盘啦......

反正粗枝大叶的她肯定察觉不出什么来。

4.5

艾弗雷德轻轻撕了片烤盘上的蛋糕边来尝。

唔,意外的不错吃呢。

4.7

看著柜子里精致的蛋糕成品,艾弗雷德轻揉了把少女的棕发。

“幸苦妳啦。”

5.

这个笨蛋,为了帮自己布置生日会居然连睡眠时不要了,真的是......

艾弗雷德不知道他该笑还是该骂人。

纠结了一会,他最终耸耸肩回身关上房门,假装自己仍在沉睡。

算啦,毕竟她就是个笨蛋嘛。

xxxxx

艾总生日快乐鸭( TДT)没有日更到真的很可惜(?)作业限制了我想日更的脑子与手。

是按着公式书上的信息来庆祝的......不知道有没有错(

反正祝我们艾总在以后的剧情里与他的血型一样A(冷笑话开关on

也谢谢yoruhashi老师给我们带来圣剑这么好的作品,爱您。

人鱼就算有腿也可以说话_8【圣剑王国】【艾德】


啪咑咑。

啪嚓嚓嚓嚓。

一阵响声在艾弗雷德的颊上躁动,带给他酸麻的刺痛感。

“唔啊......多多?是你吗?不要在我脸上爬来爬去啦......你的爪子刮到我了,好痛。”

啪刷。

这次是像温柔版的鞭子刷过脸颊的感觉。虽然很轻柔,但搔挂过脸颊的那瞬还是会让人感到疼痛。

艾弗雷德皱了皱眉:“多多,你的尾巴也收好,被打到真的很痛啦......”

说罢,他拉离依旧在他身上游动,敲打的“尾巴”

却不料摸到的是、

一条光滑细致水嫩柔软滑腻......却又光秃秃的鱼尾。

xxxxx

说起来7号是艾总生日。

教练我想日更啊!!!!(醒醒吧你

说起来这篇原本不是这个发展方向、只是我一不小心手贱按删掉了那篇(。